柿子又红
散文  2016年12月01日  阅读:51

初冬,万木凋零,白露凝霜。仿佛间,万木千花,千花百草,穿过春的青绿葱茏,越过百花盛开的温软。行走过枝叶繁茂,姹紫嫣红烈焰蒸烤。又跨过碧空如洗霜染秋白,红叶秋风寒露捶打,经历了一场场秋霜秋雨的鞭击。等闲安然在初冬的阳光里,就这样脚不停歇的,一路就来到了冬天的冷雨初雪中。

此刻,柿子可是真的红了。高高挂在枝头上的柿子,似一只只小灯笼似的,在初冬的蓝天下,醒目惹眼。那甜甜绵绵的柿子香,立时引来了各种鸟儿。也引来了各家的孩童,鸟儿欢笑的在枝头啄食,孩童在树下踮起脚尖儿仰着脖子伸手去摘,有的拿起杆子去勾那高高枝子上的柿子。

老家院子里院子外都有柿子树,那是爸爸妈妈亲手栽下的。每到柿子熟了的时候,鸟儿叽叽喳喳从四面八方围过来,孩童也早早等在树下。不用自己要,爸爸就主动去给那些孩童们摘柿子吃了。

而且还要摘下来去分给四周的邻居们吃呢,村子里的人大多都吃过我家的柿子。爸爸妈妈总是说,这柿子树栽在庭院里本身就是结柿子吃的。咱们家吃不了那么多,烂了也就可惜了,还不如分了吃了,让人们都分享了柿子的甘甜,多好呀。

每当柿子红了,我的手机里也就总是响起那熟悉而亲切的声音:“妮儿,你不是最喜欢吃柿子吗?这柿子可是熟透了,今年的柿子可甜了,快回家来摘着吃吧。再不回来,我可给你就留不住了哈。回来晚了,可就都让我和你妈分净了。还有呀,也不知从哪来的一群群的小鸟,也天天飞来抢着吃呢。到时候没有了,你可别哭鼻子啊。哈哈……”爸爸的爽朗的笑声,震得听筒都有些颤动,那听筒好似也倍受感染了似的,嗡嗡的在随着爸爸的声音一起欢笑呢。

“嗯嗯,爸爸,爸爸。听到了,听到了,我这几天就回去啦,千万可要给我多留点呀。”我回答着,是爸爸的电话。只要接到电话,就算再忙,我也要回家一趟的。因为,我知道爸爸不仅是让我回家摘柿子,也一定是想我了呢。

爸爸,我的爸爸,天下再普通不过的一位父亲,也是这天下最和蔼可亲可近的父亲,在我心中是最亲切最慈祥的父亲。爸爸参军入党,一辈子任劳任怨,不辞辛苦,把我们几个儿女养大成人。我一直都是爸爸最疼爱的女儿,我一直都是爸爸手心里的宝。

读书的时候,每次回家,第一件事就是告诉爸爸,我的学习成绩。工作后,第一件事,就是我的工作上的事。等到成了家,那要说的事儿可就更多了,大事小事,这事儿那事儿,芝麻绿豆大点的事,我也和爸爸说说聊聊的。

每次回到家,我都是会和爸爸一起做饭菜的。因为爸爸喜欢抿上几口,我就总是帮着爸爸弄几个可口的小菜,喜欢陪着爸爸喝上几杯,聊一聊。

爸爸吃饭从不挑剔,什么也可以。爸爸一直生活俭朴,勤苦耐劳。别看爸爸很疼我,但是从来也不娇惯我的。爸爸一直培养我养成好习惯,无论工作还是学习,要靠自己,要学会吃苦要有坚持不懈努力的精神。

我的性格延续了爸爸的性格,那就是乐观开朗。任何事情,在别人可能会很绝望。但,在我会看出希望来,会感觉并没那么坏,希望一定会有的。要坚强,要坚持不懈,更要吃苦耐劳。

爸爸就是这样的乐观,也是这样的对待生活,我也耳熏目染。一直都是乐天派,每天都快快乐乐的。更重要的是要与人为善,遇上任何事情,都要先让着别人。多为别人想想,不要总是想着自己。

就说这咱们家里柿子树吧,从来也没去买上多少,都让爸爸妈妈摘下来分给左邻右舍的邻居们吃了。爸爸说现在生活好了,也不再指望这柿子树给咱去换钱花了。这柿子树上的柿子,可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呢,一点化肥农药也没用过。一时熟了,自家人也吃不了,不送给人们吃那是太可惜了。

爸爸说要学会分享,自家吃了,只有自家人知道咱这柿子好吃,大家吃了,大家都知道这一树的柿子好吃。一个人吃了,一个人甜,好呢?还是几个吃了,几个人甜好呢?那么,大家吃了,大家甜,是不是更是好上加好呢?哈哈……

每一次,我总是等不及那柿子成熟,就要去摘下来吃。爸爸就会告诉我说:没有经霜打的柿子不好吃,又涩又苦。柿子,就像极了人生,道理很简单,没有经受过苦难的人生也同样不会得到甘甜的。人一定要受得苦中苦,经受得住磨难困苦,经受得住坎坷摔打。无论谁,投机取巧,不劳而获,巧取豪夺,都不会长远的,也不会得到生活的甘甜的。

上班了,工作了,每次遇到困难,爸爸就会再次说起这些话。慈祥的爸爸,一辈子忠厚老实的爸爸,是想让我早早懂得一个人生的道理:吃得苦中,才能得到甜中甜。吃苦耐劳,发奋图强。要靠自己,才能去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来。

柿子又红,香甜又再风中飘起。我在等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,我在等那一串笑声会传来。可是,却再也不可能了,爸爸已经离开我三年了。募然有泪水滑落,打在我的衣襟上。心底一遍遍呼喊着:爸爸,爸爸,想您想您,很想您了,爸爸,可好可好?可好吗?您的女儿在想您呢,听到了吗?

如果真有一个天堂,必定是春暖花开,如果真有一个天堂,必定是草木葱茏。如果,真的有一个天堂呀,我的父亲,他必定是在天堂的窗口,守在那里,看着人间,看着我,微微含笑的看着我呢,依旧如生前一样,把我宝贝一样的疼我爱我……

仿佛间,爸爸伸出一双手在为我擦泪:妮儿,爸爸这不是陪着你吗?只是,你看不到爸爸。可是,爸爸却能看到你呀,天天都在看着你,爸爸再也没有别的事去做了,就只这一件事儿了,记不记得爸爸曾经对你说过的?好好的,不许哭啊。

嗯,记得,爸爸,在您生病时,我坐在您的病床前,您从昏迷中醒过来,您给我讲了:妮儿,记住千万别难过,您难过爸爸也会难过的,你要高高兴兴的,爸爸也就跟着快快乐乐的。爸爸我都能看得到,就算是有一天去了天堂,我也依然会看得到你的,那时的我呀,可就再也没什么事儿做了……

又是一年柿子红,我去打车,我要回到柿子树下,我要看看爸爸亲手栽下的柿子树,看看满树的柿子。打上车子,我说了我家住的村子。

出租车司机听了,就和我聊起来。他说那个村子原先不熟,现在很熟了,经常去那个村子接送打车的人。突然他说:那个村子西头有位老人,为人太好了,他家栽着好几颗柿子树。有一次我送下客人,因为第一次去那个村子路不太熟,刚好路过老人家的家门口,就去那家问路。老人迎了出来,那老人家可热情了,还给我泡茶喝,又给我摘了好多柿子,实心实意的给呢,我不要,他老人家就硬是给我放到了车子里……那位老人家是我见过的最好最和善的一位老人,太好了。

我听了,心里暖暖的,我知道他说的就是我的父亲。当车子停在我家门口时,那位司机又说:就是这家,你是老人家的什么人呀?不会是女儿吧?在路上你坐在后面,我没看清,现在看清了,真的很像呢。

我就是他老人家的女儿,老人家已经……谢谢你还记得他老人家,谢谢。哦,老人家太好了,还以为能再见到他老人家呢。没想到……

蓝天白云,晴空如碧。站在柿子树下,我久久地望着天空,冬天的天空有些寒冷。一群群鸟儿又一次飞来,我记得爸爸每到冬天来临时,都会嘱咐我不要把树上的柿子摘干净了,留几颗柿子在柿子树上吧。一来,好要辛勤的柿子树也有些陪伴,不会感到寒冷孤独。同时也留给冬天的鸟儿吧,说不定因此,会让更多的鸟儿暖暖的能度过这严寒酷冷的冬。再者,那鸟儿也因此会常常的来唱歌给柿子树听,给树木给农庄都带来欢乐生机。其实,欢乐幸福是相辅相成的,你付出快乐,你就会收获快乐,你付出幸福,你就会收获幸福。

这就是我的爸爸,我最亲爱最亲近的老父亲。一位善良慈爱的父亲,一位厚道、朴实,深刻而平凡的父亲。望着那棵柿子树,心生暖意,崇敬,亲切。那柿子树早已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,扎根在村庄里,坚守在它热爱的一方水土里,开花结果,默默奉献,无怨无悔。仿佛间,好似父亲默默走过的一生。为家人为儿女,为工作,为这人为那人,只是很少为自己。

柿子又红,香甜弥撒空中,鸟儿和孩童也又一次次引来,品尝着那份甜蜜。今年的柿子依旧甘甜芳香,望着一只只灯笼一样的柿子,在蓝天下鲜艳欲滴,醒目耀眼。一群群鸟儿从四面八方飞来,啾啾地鸣叫中也好似发出沉痛与怀念。再一次,泪水婆娑我的眼眶,簌簌落下来,千言万语凝噎在咽喉,只是依旧那一句:爸爸,爸爸,想您,想您。很想很想您,爸爸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