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笺小砑红
散文  2016年12月05日  阅读:144

花笺小砑红,情在何处浓?脉脉相思意,幽梦锁玲珑。情字何解,许是,情到浓处,怎么解,也词不达意。爱怎言说,许是,爱到深时,如何言说,也无法表达。

思来想去,万般折磨,想来思去,不知如何是好。许是该用一封封花笺抵达情的彼岸。

绸缪间,风忽然皱起,一帘薄雾,花枝轻摇动,落了一地残花残叶,幽香轻抚弄。弄花香染衣,月梦初醒。

惊到檐下鸟,呢哝不成语。这深情,唯有,提笔书写,花笺小砑红,开始蝇头小楷,紧接着就潦草起来,再后来狂草转腾。再就是,写了又撕,撕了又写。终不成句,又是一阵风起,拂乱了词章。

忽想起,青葱年华,陈年旧事。雨打芭蕉,瘦了花容腰身,丰润了诗词。年华景秀,情窦懵懂。好似并更没有留意什么,也没有去刻意什么。与谁相遇,与谁离散。就如花会开,花就会落,叶会生叶子也会凋零。自然而然,没有丝毫牵强隐晦。

一切自然而生,一切早已铸就。不是人力可以抵达得到,不是谁可以去有意安排左右得了。偏偏会有人出来说三道四,偏偏有人会嚼舌根子。说这儿说那儿,啧啧有声,左也不是右也不是,无论怎样都不是了。

爱一旦与是是非非搀和在一起,爱,就会湮灭在红尘里,残喘,挣扎,爱到窒息。谁来救爱于水火,可能只有你自己,爱是俩个人的事,说来,别人是无权干涉也无权反对的。

想想,本来无一物,何必惹尘埃呢。诚然是,心是菩提树,身为明镜台。明镜本清净,何处染尘埃!当爱情来的时候,爱情就是一尘不染世间禅开出的莲花。神圣,纯净。不可玷污,不可说。

是呀,爱情,原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情,是她和他的心儿缱绻,是他和她的情爱悱恻缠绵。与别人一点关系也没有,与别人半毛钱没有的事呀。那么,又招谁惹谁了呢?有说咸的也有说淡的的,有说好的也有说坏的,也有横加干涉,生生拆撒的。

最先就会想起了白娘子与许仙的爱情故事,暂且不说那白素贞为许仙废弃了千年的修炼,放弃了成仙得道的仙机。而是脱去蛇皮幻化成人,来到人间,做一个平常之人,去一心一意寻觅有缘人许仙。报恩,结缘。恩恩爱爱,相依伴。

说来,白娘子善良娴雅,知书达理,与许仙相爱相随在人间,也没碍着谁过日子吧。可法海呢,就是看不惯,就是要来生生把白娘子和许仙拆散,把白娘子非压在雷峰塔下不可了。

原本恩爱的一对,硬是被那法海挑拨的不再相爱,人妖之间,一道间隙如一座高山立在两人中间。当然,这与许仙的耳根子软有关,与他不辨是非有关,更与那无事生非的法海有关。

说到爱情,就会情不禁地想起梁山伯与祝英台,他们的爱情,可谓是家喻户晓。同窗共读整三载,情趣相投,心生爱慕。多么般配,多么相爱的一对呢。却被那个所谓的门当户对的封建思想残害的不能如意,无奈,只好双双化蝶而去。留下一双蝶影,缠绕在千古爱情里,久唱不衰不绝。是惋惜呢?是怜悯呢?还是不甘心呢?

爱情,当爱来时,那是谁也挡不住的,是无法预料无法言说的。而随之而来,一些纷扰也会因此而来,来自社会,来自家庭,小则说三道四,拨弄是非;大则大动干戈,造成悲剧。

七女牛郎,硬是被王母一只金簪划下一道银河隔断,虽是鹊羽搭桥,七夕相会。终是摇摇银河两岸相望,难解相思之苦。黛玉宝玉的草木良缘,也同样生生的被王熙凤的调包计毁于一旦。离恨天,伤情地,潇湘妃子,爱到不能爱,爱到了死。就算死了又死,就算到万劫不复了,还是要继续爱。无论“伤心一首葬花辞,似谶成真自不知。”还是“伤心一首葬花辞,似谶成真自不知。”结果都是一样,都成了爱情的悲剧。真真令人叹息,落泪,伤怀。

忽而,望着那渐行渐远的一个个爱情中人的背影,慢慢走远,更远。心底陡然会生出一丝丝凉意,说不清被谁触碰到了柔软深情处,也这般的缠绵悱恻,欲诉又休。

与我,还是,痴痴的写一笺笺情书给你吧。春季里,春草葳蕤,酒暖花深。我粘着春意写一阙红砑小令,给你,开头就说想你,再问睡得可否安眠;夏季里,姹紫嫣红,菱花照水。我蘸着花香写一首如梦小令,给你,先问好不好,再问可否加餐饭;秋季里,风起露白,鸿雁南飞。我借着秋月写一章秋思,给你,先嘱加衣,再问你可否冷暖。冬季里,雪花飘飘,月出梅影。我扎帚扫雪吟诗句,给你,先催你归回,再问你可否已在归程。

粉笺小字,见字如面。字字有温度,句句含深情。想那时,在那寒冷的冬天里,在那飘雪的日子里。人分两地,情发一处。仿佛间看到梅花枝上红,人面酒中艳。款款一句我想你,深深一声盼你归,悄悄的泪垂,还是那一句:想你,就是想你。万念俱灰,唯思与你。心字成灰,唯念与你。

仿佛间,琴声悠悠笛声远,鸟声雪打枯荷声鱼唼水声声。迎风煮酒一碗,炊烟岚山,一抹夕阳,提琴那曲烟波楼台,相思泪点点。多少次,洗妆不褪眉弯;多少次,风停千里外。默默地寄你一笺花笺,只诉情爱,只诉思念,不染尘埃。

真真是:题破香笺小砑红。诗篇多寄旧相逢。西楼酒面垂垂雪,南苑春衫细细风。 花不尽,柳无穷。别来欢事少人同。凭谁问取归云信,今在巫山第几峰。

写来写去,说来说去,无非就是想你,念你,牵挂于你。许是,想你,才总是感觉月儿孤迎,许是想你,才总是花儿弄影。许是想你,才六神无主,句不成句,词不达意。

那么,怎么好呢。想想那种时候,早已方寸已乱。也只好写呀写,写成诗篇,写成词阙,写成花笺小砑红。字字句句,字里行间,满满的都是爱,都是情。

谁又没有过此种时候呢?谁没有过钟情之时呢?没有什么顾忌的,不再是梁祝时代,也不是宝黛岁月。但,依然有爱情成为了悲剧,有爱情戗灭在摇篮。

怎么好呢?如何才是呢?坚贞不移,爱的热烈执着。可以诉说,可以言说,更可以花笺传书。那种情景,可谓是美得透彻,来得也干脆直接。想什么就写什么,想到哪就写到哪,爱情,就这么美好,这么纯粹,这么的缠绵悱恻。非一笺花笺而不能达意,非一鸿传书,不能表白胸臆。

花笺小砑红,深深的情,浓浓的爱。我写给你,写给爱,写给天下相爱的人儿,无非想告诉你告诉人们:好好爱,珍惜爱,不被外界所干扰,不受任何人所左右,爱是你和你的爱人的,别人不会知道,也不会懂得。爱情与别人无关,只与你和你爱的人爱你的人有关。